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
四川成信达收账公司

成都小伙收到收账通知后死亡 疑被逼债烧炭自杀

成都小伙收到收账通知后死亡 疑被逼债烧炭自杀

  12月19日,小伙的母亲和亲属得知孩子身亡的消息后痛苦不已。

  华西都市报:昨日凌晨,在成都常乐小区,陈兴雷被发现死在出租屋内,床头摆着一锅烧过的炭。而据他的亲属称,在事发现场找到了一张“催款通知书”,此前他的父母还接到了催款电话,家属怀疑陈兴雷是被“债务逼死”的。

  近两天,成都小伙陈兴雷和家人失去联系。昨日凌晨,家人在房东的协助下,打开了陈兴雷出租屋的房门。此时的陈兴雷只穿着一条内裤躺在床上,已经没了呼吸,床头摆着一锅烧过的炭。警方称,已初步排除他杀可能。

  在陈兴雷的房门上,家人找到一张催债的纸条。家人说,这几天还接到过向陈兴雷收账的电话,他们怀疑陈兴雷是被“债务逼死”的。昨日,陈兴雷的父母来到涉事贷款代理公司“讨说法”,该公司称,陈兴雷是他们的贷款客户,但公司从未非法收账。

  小伙身亡

  家属找到“催款单”

  昨日凌晨零时许,成都常乐小区,陈兴雷的姑爹陈先生在房东的协助下,打开陈兴雷出租屋的房门。此时的陈兴雷手脚冰冷,已经停止了呼吸,只穿着一条内裤躺在床上。

  “他身上没有外伤,看样子像是烧炭自杀的。”陈先生注意到,陈兴雷的床头放了一口锅,里面有烧剩的炭,屋内所有的门窗皆被锁死,门口还被一把椅子抵住,门缝都被塞上了衣服裤子。

  经法医确认,陈兴雷17日凌晨就去世了。双流警方经过现场勘查,初步排除他杀可能。在陈兴雷的房门上,陈先生发现一张“催款通知书”,催款方自称“我行”,称陈兴雷欠下3.5万元贷款,从今年12月11日出现逾期欠款,对方称将“通过新闻媒体公告催收、委托相关公司进行合法催收、视情况向法院起诉或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”。

  通知书上盖着“四川世通律师事务所”的印章,没有其他落款。四川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称,系统和公告均未查到“四川世通律师事务所”。

  父亲不解

  儿子从未提到贷款

  据家人介绍,陈兴雷今年26岁,在绵阳三台县出生,是家中独子。2007年,陈兴雷高中毕业后,到成都上了一年半的职业学校,之后一直在成都城南一家光缆公司上班。

  “儿子懂事听话,刚开始只有几百元工资,他自己踏实奋斗,现在当了车间班长,工资也涨到3千多。”陈兴雷的父亲陈江说,这些年来,儿子每月中旬都会寄上千元的工资回家。不久前,陈江收到儿子打来的2700元钱,之后又说没钱交房租,陈江给他打回去1千元。亲戚们都说,陈兴雷平时老实本分,从没听他提起过贷款的事,也没听他说有什么大笔用钱的需要。

  16日中午,陈江接到儿子的最后一个电话,电话中陈兴雷的言谈没有任何异常。“17日中午,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说我儿子欠了他们三四万,叫我赶紧还钱。我赶紧给儿子打电话,但一直没人接听。”陈江说,“自始至终,儿子都没向我提起过欠钱的事。”

  11月16日,陈兴雷在他的qq空间的“说说”里,最后一次更新状态,说要坚持跑步,让自己更强壮,也让内心更强大,“目标坚持15天,还有14天”。

  记者注意到,陈兴雷以往的“说说”内容多次给自己打气,透露出积极向上的态度。

  涉事公司回应

  只提供贷款担保,“没有非法收账”

  经过寻找和等待,陈江等来了噩耗。“催债的人吓得他不敢出门,现在他被逼死了,我的生命也没有意义了。”悲痛中,陈江又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,“对方是收账的,他还不知道我儿子已经不在了,我打听到他们的地址,就来找他们算账。”陈江说。

  昨日下午1点,陈兴雷的父母和几名亲戚一起,到建设路涉事贷款代理公司“讨说法”。双方交涉现场,陈江抑制不住悲痛,几次哭瘫在地上,并和贷款代理公司员工发生肢体冲突,场面一度濒临失控,110民警赶到现场调解。

  贷款代理公司回应,陈兴雷确实是他们的签约客户。但他们只提供贷款担保,单纯负责放款,客户逾期不还贷款,他们会打电话催促,但从没有上门、当面追债等非法收账行为。

  在接受警方询问中,该公司称:“我们通过陈兴雷的身份证号查询到,陈兴雷在好几家贷款公司都贷了款,好像贷了10多万。陈兴雷是上个月在我们公司申请贷款,是小额的消费贷款,一共3万多。”对于这些说法,该公司没有提供相关材料,也没指出其他涉事贷款公司的名称。

相关文章推荐:  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四川成信达收账公司 www.cdcxd.com 备案号:蜀ICP备18023327号